白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是由不懂现代金融的人造成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9:19 阅读: 来源:白酒厂家

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是由不懂现代金融的人造成的

独家专访MIT斯隆商学院名誉院长与名誉教授William Pounds: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是由不懂现代金融的人造成的  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是由于不懂现代金融的人造成的。金融理论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金融从业人员,他们高价销售自己不懂的产品给同样不懂产品的客户。

“如果你能热爱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并把它做好,就会有你更喜欢的机会随之而来。”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商学院名誉院长与名誉教授William Pounds说。  William Pounds近日接受了我们的独家专访,谈了他在这家顶尖商学院创立之初的经验,以及此后在洛克菲勒家族担任顾问的轶事。  麻省理工学院(MIT)是世界上最杰出的理工学院之一。MIT斯隆商学院(Alfred P.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也被认为是美国顶尖商学院之一。斯隆商学院在2005年被杂志评选为美国排名第四的商学院,仅次于哈佛商学院、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是萨缪尔森将一批顶尖经济学家吸引到斯隆  严婷:你的管理风格是怎么样的?在斯隆时,你是如何领导一群顶尖经济学家的?  William Pounds:  首先,我得喜欢一起共事的同事们,而且我也仰慕他们的才华 。无论是科研还是教学,我的工作是帮助他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这样做的结果是大家都把工作完成的很出色。因为,他们不是为我,而是用自己的才华创造出这样的成绩。  严婷:那么你是如何吸引到这批顶尖的经济学家的呢?  William Pounds:  其实不是我吸引到的他们。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当时在这里,而他们想和他靠近一点。 如果他不在这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大概不会有顶尖经济学家过来了吧。我觉得这应该归功于保罗。  怀念不同商学院风格迥异的日子  严婷:当斯隆商学院最初成立时,没钱、没校友圈、也没声誉。但是,在1960年到1970年间,这所学院迅速崛起。这期间,你们是如何做出斯隆与美国其他商学院不同的特色?  William Pounds:  在美国40年代末,50年代初时,福特基金会开始资助美国商科教育的研究。那时的研究报告称,商科教育是建立在学徒模式的基础上,即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习得商业知识和技能。但是,商学院没有发展管理,只是由商务人士简单地传授业务流程,并没花时间在研究上。  此外,在某种程度上,那时的商学院与大学的教育系统是分离的。大学主要学科是指科学和人文。而法学院,医学院和商学院作为职业学院,不受人们的重视。商学院被认为是很枯燥的地方,吸引不了很好的师资和生源。  像哈佛和沃顿商学院这样现在鼎鼎大名的商学院在当时被人们看来是个笑话。但他们仍继续去做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教案例研究,回顾分析商业案例。而麻省理工的斯隆和卡耐基梅龙的泰珀商学院在那时更无人知晓。首先,他们把自己纳入大学系统里。其次,他们招了很多学术人才,比如,经济学家,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社会学家等,去改变商业的运行方式。拿金融学来说,50年代学的与现在的就有很大不同,其中很多是由这样的商学院产生出来的。我以前教如何用计算机帮助制造业生产,这在当时是个令人震惊的想法。但就是因为这些想法才造就出今天的斯隆。同时,这也是它为何能吸引众多有才华的老师和学生。  严婷:在你看来,斯隆商学院和MBA教育上在过去50年有什么很大的变化?  William Pounds:  第一,我们学到很多。比如今日的金融学与往日的就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以前去教从事金融行业的人金融。后来,我们决定去研究资本市场如何运营,重新思考公司金融学。同时,在教学操作方法上,我们也发生了改变。现在教公司金融学在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工程计算基础之上。  其实这些年来,很多商学院都发生了变化。哈佛和沃顿仍然用案例教学法,但是多了许多分析和理论。而我们,仍以学术为主,但也用案例去教学。所以,虽然商学院们起步的形式不同,但现在的变化有点殊途同归。所有商学院都进步了,哈佛很好,沃顿不错,我们也很赞。  严婷:是不是越来越不容易区分这些商学院了?  William Pounds:  我怀念当时我们不同商学院风格迥异的日子。可是我们现在都在争取同一批人做我们的教授、讲师,所以我们商学院之间必然会比较相似。 我觉得作为一个商学院一定可以做出一些改变,可是谁知道这些改变好不好呢?我只是觉得做出改变会很有意思。  严婷:金融业发生变化,所以你觉得最近的金融危机是如何改变斯隆和MBA教育的?  William Pounds:  2008年和2009年的金融危机是由于不懂现代金融的人造成的。他们发现可以高价销售自己不懂的产品给同样不懂产品的客户。从长远看,这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办法。所以金融理论是没问题的,而是从业人员的问题。  我相信当真正懂得理解金融理论的人担任了重要职位,只要假以时日,他们会承担好金融行业的社会责任。相同的问题就可以被避免。至少我们希望如此。  严婷:金融危机发生后,越来越少的人想去从事金融行业,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William Pounds:  现在我不太了解市场行情。但是我相信许多学生还是都会愿意接受一份高盛的工作。我认为长时间以来,他们都去培训顾问、投资银行家和咨询师。你知道,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在互相制衡。但也许,我们应该花时间去研究一下管理。这会是一种让我们与众不同的方法。  严婷:你如何看待金融危机给公司治理带来的影响?  William Pounds:  我不确定这个影响很大。虽然有相关的法律出台,会计制度也发生了变化。但我质疑这些变化究竟能给公司带来多大实质性的影响,虽然还是会有风险存在。  严婷:我们能避免另一场金融危机吗?我们现在处境如何呢?  William Pounds:  我不能保证不会发生另一场金融危机。如果你读报纸,你会看到人们现在每天都很担心。因为他们制定低质量的车贷。  我们现在处于一段安全时期,然后会有另一场经济危机。我认为,经济上行会非常缓慢。虽然发生了金融危机,但我们不能忘记不完美的经济体制在过去这些年运作的还是不错的。   严婷:你还看到哪些令人担忧的信号?  William Pounds:  你都能在报纸上看到,人们会借钱给那些偿还不起贷款的人。  找到合适的CEO就像寻找婚姻对象  严婷:你是公司治理方面的专家,挑选一个对的CEO后就能万事大吉了吗?  William Pounds:  没错。但是找到一个合适的CEO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个冒险的赌注。哪怕你再小心翼翼,也不管雇佣了谁。这就像是去安排一场婚姻。假设你说,给我找个老公吧。我把他带到你面前,说:“就是他。”那么你会问,真的吗?包办婚姻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是可行的。  给公司找一个CEO也是一样。你想找一个爱上公司的CEO。但是你知道,爱是很难说的。有些人找到一个不喜欢的工作,所以结果是不尽人意的。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奇的公式。你试着去挑一个对的人。你只是尽己所能地去做这件事,然后希望它能奏效,就跟婚姻一样。  严婷:你认为,如何挑选或者评估一个CEO?  William Pounds:  就像选总统一样。你问问题,选谁就把票投给谁。如何决定选谁取决于你听他们讲话,观点等等。这与选CEO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能找到符合条件的三个候选人,但是通常你只能找到一个,只要做出决定了,你就希望这个人是最好的。  严婷:你还为洛克菲勒家族工作过,这10年中你认为自己取得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William Pounds:  显赫的家族通常会因内部矛盾而衰败。洛克菲勒家族避免了这个问题。虽然我对最后产生的好结果只起了非常小的作用,但我仍旧认为这是我个人很大的贡献。  严婷:请问有没有什么例子可以分享?  William Pounds:  比如关于洛克菲勒中心的所有权问题,家族内部有很多不同意见。而他们在三十年代成立了一个基金会解决这个问题,我只是为这个基金会提了一些意见。  严婷:他们是如何把握正确时机的?  William Pounds:  你永远都不能确定什么是正确时机。受托人认为应将信托的资产组合多元化。事后去看,他们就像是把握了正确的时机。  严婷:这其中有很多的利益冲突?你是如何去处理的?  William Pounds:  由于多数成为了流动资产,归于个人所有,他们可以随意支配,于是冲突得以被缓解。  严婷:所以他们可以授权给受托人去做决定?  William Pounds:  建立信托的时候已经授权受托人,所以不需要额外授权。  热爱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并把它做好  严婷:是否可以谈一下你来到MIT之前的经历,以及为什么来到MIT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