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半年FDI金融服务业一枝独秀猛增4267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5:46 阅读: 来源:白酒厂家

上半年FDI:金融服务业一枝独秀 猛增426.7%

在资本项改革加速推进、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可能扩大的形势下,资本外流总会引起市场的骚动。去年如此,今年也是如此。而且今年面临更复杂的内外因素,外部美联储加息似乎“板上钉钉”,而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在不断加大。

外资撤离潮?  在资本项改革加速推进、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可能扩大的形势下,资本外流总会引起市场的骚动。去年如此,今年也是如此。而且今年面临更复杂的内外因素,外部美联储加息似乎“板上钉钉”,而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在不断加大。

资本外流的规模多大是适当的?资本外流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出现了问题或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在下降?目前这些问题仍存争议。上半年的FDI数据显示,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的异军突起,这与股市的兴盛有关。但是如果这项数据回归正常,吸引外资的整体情况将会如何?  不过,在中国对外投资已超越FDI的情况下,看中国经济不能局限于看吸收外资的情况。  “很明显,区域格局的变化,和东部地区本身的服务业优势相互印证。”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学智表示,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经济发达、服务业比重大的省份,FDI吸引力都有明显的提升。  21世纪经济报道自商务部7月21日新闻发布会现场获悉,今年上半年,全国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1914家,同比增长8.6%;实际使用外资金额4205.2亿元人民币(折684.1亿美元),同比增长8.3%(未含银行、证券、保险领域数据,下同).  相较去年同期的增速数据,今年提升了6.1个百分点。对此,沈丹阳解释称,这主要是受服务业使用外资快速增长有关。同期,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434.3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3.6%。  其中,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一枝独秀,上半年猛增426.7%,进而成为拉动服务业吸收外资乃至整个吸收外资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不排除部分外资进入金融资本市场的可能性。”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学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迅猛增长,与今年以来尤其是二季度资本市场的活跃相同步,反映在GDP上,整个金融业增加值增量对GDP增量的贡献已接近30%,要远远高出以往12%左右的占比。  金融服务业FDI猛增逾4倍  历经去年一年的波动,今年以来,中国吸收外资回暖势头显现。  根据商务部数据,今年以来单月FDI都维持在正增长区间,其中1、4月增速都在10%以上。而在2014年,除了1月和12月FDI增速表现优异外,3、5、7、8月这四个月FDI都在负增长,7月增速更是创下了24个月的最低值,其余的几个月都是在低位徘徊。  “从数据上看,至少说明中国吸收外资仍然有很大优势,今年以来都保持在较快的发展区间。”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部副主任郝红梅表示,其背后与服务业快速增长所带来的支撑作用分不开。  商务部数据显示,与制造业吸收外资延续低迷态势相反,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吸收外资呈现量速大幅提高的局面。同期,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434.3亿美元,同比增长23.6%,增速高于去年同期8.8个百分点。而且在服务业吸收外资占比上,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创下了新高,达到了63.5%,比去年同期也提高了7.5个百分点。  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学智分析认为,这其中的差别在于,同以往服务业吸收外资主要依赖于分销服务业、运输服务业或计算机应用服务业等细分行业不同,今年金融服务业表现最为抢眼,“前5月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规模约为去年同期的6倍”,从中可见一斑。  从月度数据来看,今年1-5月,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规模占整个服务业吸收外资规模分别约为50%、36%、25%、30%、27%。巧合的是,前5月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27%的占比,与上半年整个金融业增加值增量对GDP增量的贡献接近30%类似。  “上半年金融服务业占GDP比重并不一定很高,但它的增量对GDP7%的贡献却是在大幅提升。”刘学智表示,今年上半年,包括金融服务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对GDP贡献率达到了56.8%,“也就是说,在7%的GDP增速中,4%的部分都是第三产业所拉动的。”  他认为,今年以来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的迅猛增长,一方面是受第二季度以来资本市场的活跃所影响,从而带动了外商投资金融业的积极性。反映在数据上,尤其是进入4月,金融服务业吸收外资迅速从上月54亿美元的规模,跳升至84亿美元,规模将近增长一倍。  同时,“这也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金融改革迅速推进有关,比如民营银行的改革放宽了金融业准入标准,从而大幅提振了外界对于金融市场改革的预期。”他说。  东部增速反超中西部  与吸收外资在行业类别上的变化同步,从今年1月开始,东部吸收外资增速重新拔得头筹,将中西部地区远远甩到了身后。  反映在数据上,今年以来东部地区吸收外资增速一直处于正增长通道,且增速都在两位数以上。上半年,东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86.1亿美元,同比增长11.5%,较之中部地区-7.3%、西部地区-10.8%的水平,反超优势显著。  而仅仅在去年年底,中西部吸引外资增速明显要高于东部。“很明显,区域格局的变化,和东部地区本身的服务业优势相互印证。”刘学智表示,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经济发达、服务业比重大的省份,FDI 吸引力都有明显的提升。  郝红梅亦认为,在劳动力成本上升、配套体系不健全的背景下,依靠制造业吸收外资的中西部省份,在经济结构加速向服务型经济转变的过程中,整体投资环境实际在弱化,而东部地区已经走过了以制造业吸收外资为主的时代。  陆续公布的东部地区上半年经济增长数据显示,诸如北京、上海、广东、山东在内的东部省市,在服务业中,金融服务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以山东为例,金融业在股市的拉动下高速增长23.0%,比一季度高1.2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7.9%,拉动GDP增长1.4个百分点。其上半年经济增速为7.7%。  “东部地区利用外资增长比较快,除了服务业利用外资快速增长这个很重要的因素之外,跟东部地区整体结构调整以及东部地区对利用外资更加重视、采取更加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措施以及积极扩大开放有很大关系。”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5月例行发布会上就此问题回应道,尤其表现在四个自贸区建设对吸收外资的积极促进作用。  以广东自贸区为例,自5月8日商务部印发《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一个多月来,其吸收合同外资77.73亿元,占比达45.26%,其中外商主要投向行业集中金融服务、商贸服务等领域。  “总体来看,我国金融服务业开放还是很小,未来能否延续高速增长势头,现在还不好判断。”郝红梅表示,虽然上半年制造业吸收外资下滑了8.4%,占比也缩小至30.5%,但是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并没有丧失,制造业种类仍然是全世界分布最全的。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也表示,与上半年经济拉动主要靠金融服务业和房地产销售额带动相比,今年下半年服务业会下降一点,因为去年四季度股市开始回升,所以相对今年四季度金融行业基数较高。  这也预示着,伴随着资本市场的调整,下半年包括金融服务业在内的服务业吸收外资或有所下降。据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预估,2015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可达约1250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4%左右。也就是说,吸收外资全年增速约为上半年增速的一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