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破解人口均衡发展三大难题

发布时间:2020-07-13 14:54:58 阅读: 来源:白酒厂家

进一步释放生育潜力,减缓人口老龄化压力,增加劳动力供给,促进人口均衡发展

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已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修改决定明确: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

进入新世纪,中国人口发展呈现重大转折性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就“十三五”规划建议所作说明中指出,当前,我国人口结构呈现明显高龄少子特征,适龄人口生育意愿明显降低,妇女总和生育率明显低于更替水平。

另一方面,我国人口老龄化态势明显,2014年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超过15%,老年人口比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4岁以下人口比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劳动年龄人口开始绝对减少,这种趋势还在继续。

“按照人口学规律,当人口走入低生育率通道,或者说人口转变完成之后,结构性矛盾必然凸显。”人口学者、南开大学教授原新表示,当前,高龄少子化、严重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逐年减少,是我国人口发展面临的三大难题。

为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党中央适时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实行单独两孩政策,十八届五中全会进一步决定实施全面两孩政策。目前,政策调整已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相关法律的形式得到落实。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人口学专家表示,从调整生育政策入手,逐步实现适度均衡生育,是遵循人口发展规律、完善人口结构、促进人口均衡发展的必要手段,也是顺应人民群众期盼、保持经济社会发展活力、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的重要措施。

进一步释放生育潜力

按照人口学理论,总和生育率达到2.1,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实现人口长期稳定发展。而我国的妇女总和生育率自20世纪90年代初便开始低于更替水平并持续下降。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0~14岁人口总量为2.2亿,占总人口比例为16.6%。根据人口统计学标准,我国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

“少儿人口是未来的消费和劳动主力。少子化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人口的老化和萎缩,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车伟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调整生育政策,释放生育潜力,实现一定程度的生育水平回升和出生人口增加,可以有效缓解少子化程度。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1687万人,比2013年多出生47万人。“在我国育龄妇女数量趋于减少的情况下,出生人口不降反升,表明单独两孩政策的效果正在显现。”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2015年10月3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

受访专家表示,2014年是单独两孩政策的启动年,2015年才是政策真正见效的第一年。因此预计2015年的出生人口比2014年还将多出100万左右。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生育潜力将得到进一步释放。“今后几年出生人口总量会有一定程度的增长,最高年份的出生人口预计超过2000万人。”王培安说。

“根据相关数据推算,从出生人口数量来看,全面放开两孩生育,到2050年我国将大约增加1亿人。如果还从生育率的角度来看,我国总和生育率在‘十三五’期间有可能略微突破更替水平,甚至达到更高。”原新表示,“尽管‘十四五’之后,总和生育率将回归到1.8左右,但这样一个推动总和生育率向2靠近的过程,对优化人口结构、促进人口均衡发展是有好处的。”

现在的生育主体是80后、90后,他们的生育观念变化了,少生优生已成为社会生育观念的主流。受此影响,我国家庭规模不断缩减。放开两孩生育,在适度扩大家庭规模、促进家庭长期均衡发展方面作用显著。“全面两孩从政策上终止了‘4-2-1’的家庭结构,避免‘独二代’家庭的出现,有助于提升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原新说。

“家庭规模有所扩大,有利于构建稳定的亲缘关系网络,对子女健康人格的形成和教育有利,也有助于增强家庭的代际支持、养老抚幼等功能,促进家庭和谐发展。”张车伟说。

减缓人口老龄化压力

与少子化并存的,是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深化、提速。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年末我国60岁以上人口为2.1亿,占总人口比重达15.5%,老年抚养比约为14%。“尽管当前我国老龄化进程仍处在一个相对平缓期,但到2050年前后,老年人口的数量和比例都将翻一番。届时,老年人口将达到全国人口的1/3。”老龄化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杜鹏表示。

“老年人口规模迅速扩大,比例快速上升,已成为中国人口变化的最大挑战。”张车伟表示,从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经济增长情况看,当老年抚养比超过17.5%后,每升高1个百分点,人均GDP增速会下降0.24个百分点。据此测算,受人口结构变动的影响,“十三五”期间我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将下降到6%~7%。

而调整生育政策,实现一定程度的生育水平回升和出生人口增加,可以改善人口结构,减缓老龄化进程,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按照人口发展规律,当死亡率水平维持在很低状态且高度稳定时,未来的人口老龄化过程主要取决于生育率的变动。据此推算,如果一直实行单独两孩政策,2030年人口老龄化水平为24.9%,2050年为35%~36%;实行全面两孩政策,相同时点的人口老龄化水平则分别为24.7%和34%~35%。“后者达到同一个老龄化水平的时间比前者可推迟1~3年。”原新指出。

“从年龄结构来看,政策调整主要是通过增加少儿人口数量,提高少儿人口比例来降低老年人口比例。现在,我国少儿人口比例和老年人口比例接近,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如果能使少儿人口比例增长1~2个百分点,那么在同一时间点上,老年人口比例能够出现一些下降。”杜鹏认为。

总的来看,放开两孩生育,对于近中期的人口老龄化有微弱的下调作用。“在单独两孩和全面两孩政策的共同作用下,2050年的人口老龄化程度能够下降约2个百分点。”原新预测。

不过,政策调整对世代更替三四代人以上的远期老龄化,则有明显修复效果。“如果全面两孩政策能够得到长期、切实的落实,那么到本世纪末,老龄化程度将下降7%。”原新说,没有近期的微弱积累,也不可能有远期显著性的下降。

与此同时,也要客观看待全面两孩政策对于缓解老龄化压力的作用。“生不生两孩,都不会影响到2050年成为老年人的人数。”杜鹏表示。“政策调整后,2050年的老龄化程度从36%降到34%~35%,也还是高度老龄化。”原新认为。

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张车伟建议,除了调整生育政策,还需要落实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实行弹性退休制度;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完善老年收入保障体系;把养老服务界定为准公共品,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多措并举。

增加劳动力供给

人口结构的变化直接影响着一个国家的劳动力供给。《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年末16~59岁人口占比为67%,比2013年年末下降0.6个百分点,减少371万人。这是我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第三年萎缩。

劳动年龄人口是经济活动中劳动力供给的来源。据此趋势,未来我国劳动力人口下滑的形势可能更严峻。中国社科院《社会蓝皮书:2015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总计到2050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2.5亿,按照劳动参与率推算,中国未来减少的劳动力人口,将在2亿左右。

严重的老龄化也意味着劳动力结构的老龄化,即劳动力市场中年轻劳动力少,40~50岁左右劳动力所占比例大。“尽管近10~20年我国仍将处于劳动力供给总量丰富的时期,但年轻劳动力、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这部分人确实在减少。”杜鹏指出,这一“少”一“老”,直接影响我国的劳动力供给。

调整生育政策,实现一定程度的生育水平回升和出生人口增加,可以适当提升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和比重,优化劳动力结构,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王培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到2050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将增加3000万左右。“2016年全面两孩政策落地,那么随之出生的人口2032年以后成长为15岁以上的劳动年龄人口。也就是说,政策调整可以减缓本世纪30年代以后劳动力数量下降的速度。”原新指出,“但是,不可能改变自2013年以后的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大趋势。”

“政策调整通过增加中远期的劳动力供给,优化劳动力结构,降低人口抚养比,对经济可持续发展有积极影响。”杜鹏认为。王培安也表示,新增人口进入劳动年龄后,将使经济潜在增长率提高约0.5个百分点。

不过,这种政策调整对劳动力供给的影响是有限的。一方面,放开两孩生育虽能缓解劳动力下降速度,但却无法改变劳动力人口减少的大趋势。“现在我国的劳动力总量已经在减少,即使因为政策放开每年多生育几百万人口,但到2030年每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增人口还将是在1500万~1600万之间,影响有限。”张车伟认为。

另一方面,我国劳动力供给中长期存在的数量性过剩与结构性短缺并存的局面,“与低生育率等人口转变的完成有关,但更主要还是与劳动力素质有关。”原新指出,均衡劳动力供给、提升劳动力素质,无法仅靠调整生育水平来实现。同时,延迟退休也可以适当增加劳动力资源供给的数量。

“不能就人口谈人口。随着科技进步、社会发展,生产活动对劳动力数量的要求本身就在下降,靠生育本身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还是要从提高劳动力素质、加大科技与生产的结合等方面入手,提高劳动生产率,完成经济产业的转型升级和实现人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杜鹏表示(张程程 实习生甘兰蕙子)

吴忠工作服设计

阜新工作服订制

蚌埠西服订制

井冈山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