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君一定要珍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0:15 阅读: 来源:白酒厂家

我叫林宏,现在是一家电子传媒公司的技术顾问,我曾经跟别人说过,这份工作有两个优点,第一就是这份工作的收入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第二就是这份工作也是很多人极其渴望的。

我曾经认为事业就相当于一个男人的全部,直到一年前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安妮,她的出现完全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在找到这份工作之前,我还是街边的一个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为了兄弟义气,每天都和别人在街头血拼,弄的满身是血的回家。

我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这间屋子里有俩个租客,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安妮。安妮是一名护士,据她说这份职业是她梦寐以求的,首先每天可以不用穿工作服上班,再者就是这份神圣的职业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

安妮为了医院的工作才搬到这里来住,房东张姨和安妮是亲戚,张姨是安妮的姑妈,平时很凶,但是对安妮却是很疼爱。张姨的老伴很早就过世了,只留下了这么一所大房子给她。不过安妮的姑妈有一个很奇怪的举动,就是总时常一个人站在那里对着空气说话,听安妮说张姨能看到鬼差,每当鬼差出现便会带走一个人的生命。

对于这种说法我不太相信,我虽然是一个不怕死的小混混,但是也算是一个无神论者,再说了我们做小混混的拜的是关公。深夜,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浑身是血的回到出租屋,在我晕倒前最后一个印象就是安妮。

“你怎么从他的房间出来?”张姨皱着眉生气地冲安妮问道。

安妮急忙小声说道:“他昨天晚上回来时候受伤了,我赶着上班先不说了,你看着他啊。”

张姨生气的走进我的房间,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我不禁缓缓睁开眼睛。

“张姨…”我轻声叫道。

张姨扶起我靠在床头说道:“唉,你又让人砍了,你的后背被人砍的像一幅地图,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被人砍死,为什么不找一份像样的工作。”

我有些虚弱地说道:“张姨我记得昨天晚上好像有个女孩子一直照顾我。”

“哎…你可别乱想啊,人家可是正经女孩子,你千万别打人家主意啊!”张姨急忙开口嘱咐道。

我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才能起来活动。我摇摇晃晃走进洗手间,像我这种每天与死神做斗争的人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洗了几把脸刚一抬起头吓了一跳,只见镜子中我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团黑色的脏物,我吓得心里一惊,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喂!”张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大声冲我叫道。

“啊!”我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站起身说,“张姨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张姨皱着眉说道:“你用不用厕所,你要是不用,我还用呢!”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出洗手间,拿着外套走出了出租屋。

“姑妈!隔壁房间那个男的是谁啊,他眼睛怎么这么小?”安妮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水,说“他每天都很晚才回来吗,他就自己一个人没有亲戚吗?”

张姨皱着眉说道:“他叫林宏,在这住了一年多了,刚刚从监狱里出来,是混黑社会的,但是他的人品倒是挺不错的,我要是出门的时候,你就帮忙照顾他一下吧。”

我和安妮真正的相识是在一家餐馆里,我每天都会到楼下一家餐厅里吃炒饭,这家店做的炒饭味道很不错。

“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坐吗,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安妮笑着开口冲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恩,可以。”

“那我坐了。”安妮坐在我对面的沙发座上,说“服务员!”

“哎,小姐又是你,这次吃什么呢?”服务员走过来笑着问道。

安妮点头笑着说道:“麻烦你!给我来一份和他吃的一样的炒饭。”

“好,等一等。”我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安妮。

安妮很好奇地冲我问道:“你经常被砍?”

我没有说话,依旧抽着眼盯着她看。

>>

安妮接着又问道:“我明白电视剧里也有,出来混江湖的人都是这样的。”

我还是没说话,弹了一下烟灰,继续看着她。

“但是混黑社会也算是一份职业吗,我是一名护士,你不觉得我不见到血都不怕,很棒吗?”安妮点了点头,喝着手中的饮料,说“我以前很怕的,但是现在习惯了,不怕了。”

“炒饭来了!”服务员端着炒饭走了过来。

“谢谢!”

安妮吃着炒饭继续冲我说道:“不过记得有一次,大概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男孩被送到急诊室,他浑身都是血啊,身上有四十多处刀伤,被人一刀一刀砍的!”

我吐出一口烟圈说道:“看不出来你挺爱说话的。”

“大哥!”小宝跑过来冲我叫道。

安妮抬起头说道:“我们在吃东西,那边有位置啊,你快起来啊!”

“你丫的化妆画花了。”小宝手指着安妮的脸说道。

“关你屁事啊!”

我站起身拍了一下小宝说道:“小宝,去那边坐。”

我坐在椅子上轻声问道:“万哥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吵又吵不过人家,人又没有人家多,只好闭嘴了。”小宝一脸无奈地说道。

我点头沉声说道:“那就好,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

小宝一脸不高兴地说道:“我真不明白,要不是你为他挡几刀,他可能早就死了。你进监狱的时候,他在外面多狂妄你知道吗,要不是你吩咐我看着他,不然我看他早死了。”

“小宝事情都过去了,算了!”我轻声安慰道。

小宝低声说道:“昨晚高哥给我打电话,他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喝杯茶。他很想你能帮帮他,我知道你不肯,但是你也知道他那边环境不错,给我们看场的每月几万块钱,考虑一下吧有好处的!”

“再说吧!”在回去的路上,安妮不停的和我聊天,她问我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会横尸街头,走的时候孤零零一个人,我当时只是说没敢想那么多。

后来我问她你为什么选择当护士,她说因为不用烦恼穿什么样的衣服上班。我不禁觉得好笑,不过最近张姨总是对着空气说话,越发的频繁。

晚上小宝来找我,小宝说在明晚西街巷子口打群架,让我早点到。这些话让躲在门外的安妮听到了,小宝离开之后,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安妮还是来找我了。

“你是不是要出门?”安妮走进屋轻声冲我问道。

我轻声说道:“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

安妮摇了摇头犹豫片刻说道:“不是,不过我想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我随口问道。

“你明天晚上办完事,能不能早点回来,我想煮东西给你吃。”安妮试探性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从来没为别人下过厨房,别拒绝我啊。”

安妮见我没说话,急忙问道:“行不行啊?”

我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一定回来。”

“别忘了…”我点了点头拿着衣服走出了房门,只见张姨背着身,一直站在门外像是对着一个人说话。

张姨一脸惊慌地冲一位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说道:“求求你了,快走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男子一直低着头,带着冒着,一句话也不说。

“走啊!走啊!你一来准没好事。”张姨骂走了那名男子才肯回到自己房间。

不过我能感觉到这个人男的一直没有走,直到我第二天办完事回来的时候,还在楼道里看到了他。他就像一道影子,随即便消失不见。

>>

“现在新闻报道,今晚八点钟,在西街一条小巷口发生黑社会拼杀,有俩名男子身中多刀,在送院途中证实已经死亡。”我走进家门,电视上正播放着黑帮火拼的新闻。

我疲惫的走进房间,只见屋内一张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你回来了,我刚做好。”安妮笑着走过来,拉着我说,“过来坐吧!”

安妮坐在椅子上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小宝怎么样,也没事吧?”

“没事。”我摇着头说。

“没事就好,快看看我给你做了什么,都是你爱吃的菜,快尝尝吧。”安妮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了我的碗里。

我拿起筷子夹起菜放进口中说道:“恩,好吃。”

安妮开心地说道:“恩,好吃就多吃点,不过这样吃有些干,不如我去给你盛碗汤吧。”

安妮说完走进了厨房,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我急忙站起身走到床前拿起电话:“喂!哪位?”

“林宏啊?!”电话里传出张姨的急促的说话声。

我担心地问道:“是我,怎么了张姨?”

张姨急忙说道:“安妮今天去买菜的时候,被一辆车撞倒,俩个小时前,抢救无效,已经死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电话滑落到地上。我急忙回过头,只见安妮手里端着一碗汤正站在我的身后。

“过来喝汤吧!”安妮面无表情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说“以后不要总去外面餐馆吃炒饭了,很不干净,对身体也不好,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工作,不要在外面混了。”

“恩,我答应你。”我眼圈发红哽咽说道。

“我给你买了一件衣服,我想让你知道有个家在等着你,有时间多帮我照顾我姑妈。”安妮脸色有些伤心,抽泣着说,“对不起,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忍不住抽泣声道。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不如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安妮抽泣着看着我,说“其实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那道黑影渐渐浮现在安妮身后,安妮的身影变得透明消失了。这道黑影就是鬼差,原来张姨这几天不是在对着空气说话,而是对着鬼差说话,因为鬼差每一次来都会带走一个人。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